静网PWA视频评论

抖音见顶,字节失速,一年估值下降800亿美元!

2024年02月08日

- txt下载

字节跳动运营抖音、tiktok、今日头条三款现象级明星app,按营收计,早已是京东、阿里、腾讯之外国内第四大互联网公司。字节系app的吸金能力到底有多强?10月初,字节对内公布一份财务报告,字节系的经营状况露出冰山一角。
财报显示,2022年,字节实现营收852亿美元,同比增长38%;2023年第一季度,字节实现营收245亿美元,同比增长34%,营业利润60亿美元。
与2022年公布的2021年财报对比,字节的业务增速明显放缓,远低于2021年高达80%的增速。告别高增长之后,字节的估值也在缩水。根据员工持股的回购价格计算,字节最新估值约为2230亿美元,与2020年的4000亿美元估值、2021年的3000亿美元估值相比,已狂降两年。
2022年,字节进入收缩之年
2022年对外披露的财报显示,2021年是字节的扩张之年,当年实现营收617亿美元,同比增长近80%;净亏损849亿美元,同比增长87%。扣除756亿美元可转债公允价值变动造成的账面亏损,字节当年实际亏损71.5亿美元,远高于2020年21.4亿美元的净亏损。
2022年,字节进入收缩之年,采取一系列措施降本增效,一边千方百计扩大营收,一边又大手笔砍掉销售、管理、研发等“三费”。2022年,字节的销售支出为148亿元,低于2021年的192亿美元;行政支出为45亿美元,低于2021年的83亿美元;研发支出为87亿美元,低于2021年的146亿美元。
字节的业务基数庞大,扩大营收与削减三费又存在矛盾,业绩增长显著放缓。据美国一家科技媒体报道,2022年,字节的中国区业务实现营收690亿美元,同比增长25%。形成鲜明对照的是,字节中国区业务2019年增长150%,2020年增长105%,2021年增长68%。
增长放缓之际,整体收缩的字节加大海外业务、电商和本地生活业务的投入,寻找突围之道。2022年,以tiktok为核心的海外业务录得营收160亿美元,成为字节财报最大的亮点之一。
海外业务,连遭美国、印尼封杀
2021年9月,tiktok的全球月活用户突破10亿。截至2023年一季度,tiktok在美国的月活用户突破1.5亿,几乎占美国人口的一半。
不过,tiktok由于过于成功,一再遭受美国政商两界的联手打压,多次面临生死存亡的“关键时刻”。2023年3月,tiktok ceo周受资在美国国会作证,不得不面对美国两党议员的轮番抨击。
涉险过关后,tiktok又在美国多地遭遇封杀威胁。5月,美国蒙大拿州州长greg gianforte签署一项法案,全面禁止tiktok在该州境内运营。tiktok快速应对,在联邦法院起诉蒙大拿州,指控蒙大拿州封杀tiktok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。这一案件在10月中旬开庭,法官尚未作出裁决。
美国之外,tiktok同样不太平。10月中旬,印尼政府以保护中小企业为名,全面禁止社交电商,tiktok shop正式在印尼关停。
2020年,张一鸣将跨境电商列为字节三项重点新业务之一,tiktok试水电商,活跃用户数排名第二的印尼为首站。2022年,tiktok电商在印尼市场的gmv达到25亿美元。印尼政府封杀tiktok shop,对tiktok电商业务而言,是一个重大挫折。
本地生活,与美团“极限撕扯”
主打海外市场的tiktok之外,国内电商和本地生活也是字节系重点发力的突围方向。2022年,电商是字节增长最快的业务之一。在2023年3月举行的年会上,字节ceo梁汝波第一次明确,信息平台、电商为字节系两大主干业务。
有报道称,2022年,抖音平台电商交易总额1.4亿元,同比增长76%。在9月的一次活动上,抖音电商总裁魏雯雯证实,2022年,抖音电商gmv同比增长了80%。
魏雯雯透露,抖音平台共有880多万作者通过直播、短视频等形式带货,其中,累计gmv破10万元的作者数量超过60万。
电商之外,抖音又在2022年起猛攻本地生活,与美团展开“极限撕扯”。数据显示,2022年,抖音平台本地生活相关直播比上一年增长925%,最高峰时,抖音到店业务的总成交额一度达到美团到店业务总成交额的45%。
2021年,抖音本地生活的gmv为100亿元。经过一年的发展,2022年,抖音本地生活gmv达到770亿元。2023年初,抖音正式试水外卖业务,高调向美团外卖的腹地进发。美团不得不应战,在首页推出直播入口,与抖音展开正面较量。
2b业务,字节正在陷入两难
2b业务一度也是字节大力转型的方向,经过几年的发展,同样成为隐痛。
早在2014年,字节便已驱动投资、并购的战车,在2b市场接连出手。2018年,字节启动办公协作套件lark的研发,两年后更名为飞书,正式推向市场,与阿里钉钉、企业微信展开竞争。
飞书发布的同一年,字节又推出火山引擎,在云计算市场跃跃欲试。
经过三年的发展,飞书、火山引擎虽然小有斩获,距离字节管理层的期望值却十分遥远。在3月的字节年会上,梁汝波点名飞书、火山引擎,声称这两个项目的研发投入不低于抖音、tiktok,投入产出比却不是很划算。
在字节整体上降本增效的大背景下,对飞书、火山引擎是继续投入,还是缩减开支,或许,字节管理层正在陷入两难。一个明证是,在科技大厂争相入局大模型之际,字节大模型却一再难产,仅火山引擎推出“火山方舟”maas平台。
大模型难产,字节真的慢下来
chatgpt问世之后,百度率先入局,在3月推出文心一言。当时,有消息说,字节正组建一个团队,打造与语言、图像有关的大模型。6月,又有消息说,字节正在内部测试一款代号为grace的ai产品。
8月,首批大模型通过《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务管理暂行办法》,字节旗下尚未公开发布的云雀大模型第一次显山露水。与此同时,基于云雀大模型的对话产品“豆包”app低调上线内测,字节的大模型才姗姗来迟。
应当说,对于一家以“算法”为基因的科技大厂而言,字节在大模型竞争中的低调与迟延,显得分外扎眼。与之鲜明对照的是,百度的文心大模型一路高调,半年内进化到4.0版本。对于立志在搜索板块与百度一拼的字节而言,不能不说是一个意外。
字节对内公布的财报,从一个侧面解答了外界的悬疑。2022年以来,字节一直处于收缩状态,在缩减销售支出、行政支出的同时,字节也在大笔砍下研发支出。研发支出减少之后,即便是研发,字节也在慢下来。字节大模型的迟到,或许正是一个例子。

收藏

相关推荐

清纯唯美图片大全

字典网 - 试题库 - 元问答 - 繁體 - 顶部

Copyright © cnj8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