静网PWA视频评论

狐语红尘.txt

2023年10月17日

  1/4   下一页 txt下载

[狐语红尘 / 狐不忧 著 ]
作品仅供读者预览,请在下载24小时内删除,不得用作商业用途;为了让作者 狐不忧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,请您购买请购买正版图书!
书籍介绍:
本是只懒吃懒睡的小灰狐狸,突如而来的天劫降临,被亲娘派下人间历练,牵出一场倾覆天下的阴谋,遇见真正爱的那个他,爱上他,离开他,皆因前尘的那段往事。
正文 001 狐家有女初长成
TXT 书香中文网电子书网 更新时间:2012-9-3 11:26:21 本章字数:2405
是夜时分。
是什么东西?如同被天焰火燃烧一般,周身灼热的疼痛。从身体深处传来,如同撕裂灵魂一般,疼痛遍布全身。
眼前一片赤红。耳边夹杂着雷鸣电闪的声音。
“娘,娘,好痛。好痛。”紫衣痛苦地呻吟道。脸也因为痛苦挤皱成了一团。想要睁开眼睛,但眼皮如垂挂了万斤重,无论如何也睁不开来。
苏辛夷心痛地看着眼前的苏紫衣。窗外雷声大作,暴雨倾盘,风雨不停,足有腰粗的闪电不断地霹下来。
这房子本就简陋,此时,更是不堪重负。似乎随时就会瓦解毁掉。
苏辛夷忍不住,伸出手想覆在紫衣额头,好给予安慰,但却被背后的人拉了回来。
“你现在不能碰她。”身后的黑袍人低声道。那嗓音低沉,但也焦急:“辛夷,你恐怕是震不住她。只会伤了自己。”
苏辛夷心急如焚,恨不得自己替她受了这场苦劫。
紫衣她,会变成什么样子呢?
纵使她从来都不说,但她所拥有的,不过只有紫衣一人了。
此时,陪在身边的只有旧友琳琅。转过头去问到:“琳琅,紫衣她会蜕变成什么样子?”
原以为,小小紫衣永远都只会是一只平凡的毛发灰扑的小狐狸,终身都无法改变。而眼下如此受苦,倒不如就永远做那只灰狐狸,成天吃喝玩乐,扑雪玩沙,只要乐得自在,就好了。
“是天狐?”苏辛夷脱口而出。
一声巨响从天而下。苏辛夷微抖着身子,是害怕,还是兴奋,自己也不知道。只是喃喃地不敢相信:“天狐?紫衣她真的是天狐吗?”
叶琳琅一笑,目光肯定地点了点头。
苏辛夷失声笑了。眼中却泪掉落下来。
天狐,三千年一出,渡劫中凶险无比,十有八九便命毙当场。若是修成,必是狐界无上荣耀。
紫衣,我的孩子,是天狐。天狐啊。但是,一定要撑住。
如此三天。暴雨闪电不断。整个青丘几乎要被雨水淹没了。
众多狐狸窝在家里,抱着爪子,哪儿也去不了。死劲抱怨着敖广家的水龙头未关好。只有几个年岁稍长的老狐狸趴在窗口,眼中闪着无比羡慕的光泽道:“啊呀,又是哪只老狐狸飞升了。再不然,便是什么仙人投到咱们青丘国了。”
雨渐渐小了。闪电也平息下来。天空被洗涮一番后更显得清透亮泽。天边挂着条艳丽的彩虹,引得青丘无数大小狐狸翘首观望。突然间,那艳丽彩虹化作七彩光圈,拖着绚灿的尾巴在空中划过,径直划向青丘最偏的地方,雪山方向去了。
狐群里像是被丢进了炸弹,把大家炸成了一团沸水。一只青色老狐狸一拍大腿,大叫:“啊呀,苏辛夷飞升了!”
旁边一只白狐狸白了它一眼,说:“你老糊涂了,苏辛夷五百年前就飞升了。”
话音刚落。顿时大家都沉默了。狐群里静地一根乡花针掉下都能听得到。
除了苏辛夷,就只有紫衣那丫头。但它只有十八岁啊,十八岁就飞升。天吶,是天狐。
一眨眼间。众狐狸闪得一干二净。
那只青色老狐狸长得比较肥,走得慢了一些。划拉着四只肥小腿,一边嘴里念叨着:“我得快些准备礼物,可不能让那帮老狐狸抢先了。”
苏紫衣身上的疼痛渐渐平息。迷糊中似乎被人抱了起来。那人轻轻抚摸自己的背,身上还有很好闻的味道。像娘身上的味道。好暖和,好舒服。
把头往那人怀里拱了拱,依稀还能听见是娘的笑声。一定是自己听错了。娘从来都没笑过。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。
像是睡了千万个世纪般长久,紫衣终于微微睁开了眼,哇,这是谁的尾巴,好漂亮呀。紫色的毛发,油光水滑。咦,还会动。轻轻地咬一口,怎么会痛?难道,这是我的尾巴?
苏紫衣一瞬间炸了毛。从紫竹床上一跃而下,扑地跳到地上。正巧落在玲珑琉璃镜前。镜中有一只炸开了毛的紫狐狸,长得还蛮漂亮的,一脸警惕地盯着自己。自己抬脚,它也抬脚,自己摇头,它也摇头。一身紫毛无比拉风,还油亮油亮的。紫色的眼瞳,滴溜溜地乱转。
这是谁家的小狐狸啊,青丘还从来没出现过紫色的狐狸呢。
正思索着,身后传来一阵低笑。回头一看,是黑袍大叔。话说,黑袍大叔是仙界碧华星君的仙使,本应好好地待在仙界,老是下青丘来是怎么回事啊。
琳琅低笑道:“紫衣,这只小狐狸是你自己啊。赶紧显一下你的人形,让大叔看看是什么样子吧。”
半信半疑地仔细看了看,镜中那只漂亮的紫狐狸还真是自己,但再也不是那只成天受欺负的灰毛小狐狸了。紫衣开心地转了一个圈,紫光一闪,一个绝美少女出现眼前。
身着华美紫衣,头上盘着飞天双环髻,黑发飘舞,玉肤凝脂,眉目似画,唇上点绛,双颊绯胭,风姿玉骨,如天仙子下凡,似画中人出尘。
叶琳琅有一瞬间的失神。依稀看见紫衣眉眼中有苏辛夷的影子,但那眼眸又是紫色,与辛夷碧色眸子不同,忙得收了神,正声道:“你娘在前厅招待来客,你也出去看看吧。”
紫衣依言转到前厅,但见满屋子的狐狸闹哄哄的一团乱,但无一不是手里提着红色礼盒,争相向着苏辛夷道贺。
只见苏辛夷站在狐群中,脸上一如往常的冰冷模样。但眉眼间又有淡淡暖意,唇边竟带着笑。
紫衣从未见过这样的母亲,呆呆地愣立了一会儿。
记忆里的母亲虽说美艳动人,但总是冰冷的,令人无法亲近的样子。紫衣从心底里怕她,从小便不于她亲近,反而跟叶琳琅走得亲近些。
现在见她脸上带着笑,犹如春雪消融一般,一时间无法适应,以为自己看花了眼,只呆呆地看着她。
苏辛夷恰巧回过头来,看见一个紫衣少女俏立站在跟前,眼睛睁地大大的,眉眼间依稀有自己的影子,当下便明白了是谁。
轻轻地摆摆手,笑道:“出去玩罢!”
紫衣得令,忙撒腿跑出了门。
门外是冰天雪地一片,白茫雾霭,放眼望去,除了几棵挂着冰条的雪树再无它物了。
但紫衣从小在这里长大,深知其中乐趣,细细找了一处雪谷,刚坐下来人,便看见一只青色的胖老狐狸,满头是汗,扑哧扑哧地赶往这边来。
正文 002 青丘山下
TXT 书香中文网电子书网 更新时间:2012-9-3 11:26:21 本章字数:2507
它已化作人形,身着青袍,矮胖的身子,脸上的皱纹一条一条,但那条的大尾巴未收回去,在身后一摇一摆。手里拎了个玉竹篮子,从篮子里飘出香味浓郁的味道,是烧鸡的味道。
紫衣认得,那是青不悔和青不归两兄妹的爷爷。这雪山上只有自家一户人家,看样子也是来道贺的。
紫衣闻着那烧鸡味道便忍不住了,于是老实不客气地窜到青爷爷面前,嘻笑道:“青爷爷,您来啦!”说着,手不老实地扒拉着那玉竹蓝子。
青爷爷被猛地吓了一跳,见一个紫衣美少女拦在眼前,手还不老实地抓着自己的烧鸡篮子,忙喝道:“谁家的丫头真不懂规矩,赶紧给我放手,放手,我要赶到苏家去吶。”
苏紫衣嘿嘿地笑道:“青爷爷,我家早就挤爆门了,您老这会儿过去也没地儿坐,不如就把这烧鸡给我了吧。”
青爷爷只听得门被挤爆了,懊恼地说:“唉呀,还是被那帮老狐狸抢先了。”讪讪地泄了气,本想走,又猛地想起来,瞪着眼睛说:“你说啥,你家?你是紫衣那丫头?”
苏紫衣嘻笑着,点点头,转了个圈,又变作一只紫色小狐狸模样,但爪子仍不离玉竹篮。从中翻出来烤得红光发亮的烧鸡,开心地大啃起来。
青爷爷看得眼发直,抖着手把苏紫衣抱了起来,摸了摸她的毛发,叹道:“唉,真是天狐啊,天狐啊。我老头子修了百八千年,都得不了道,始终是个老狐妖,你这小丫头,才十八年,怎么就飞升成仙了呢。”
苏紫衣是个吃货,有着吃的,其它便全然不顾了。那厢,青爷爷在暗自垂老泪,叹道:“紫衣丫头啊,向后要多多照顾咱们家不悔和不归,他俩虽说老欺负你,但也帮你打跑过其它人吧。”
苏紫衣哼哼道,以示同意。青不悔和青不归两兄妹虽说老是欺负她,但一看到别人来欺负她,就一万个不乐意,好像,她只准他们欺负,不许别人欺负。
青爷爷见紫衣点点头,舒了一口气,拍拍她的头,直起身子,就远远地走了回去了。
紫衣啃完了烧鸡,摊在地上,摸着鼓起的肚皮。吃饱了,来点娱乐吧。从腰际的乾坤腰带里摸出那只木埙,放在唇边吹了起来。
木埙未发出任何声响,但一股淡薄的轻烟飘了起来。
那轻烟越来越浓,在空中显现出一个人影的模样。只见那人影高大无比,腰粗膀大,眼睛如铜玲一般大,鼻孔朝天,脸上长了落腮胡子,一脸不高兴地看着眼前少女:“又怎么了?唤我出来作什么,都不让我安生地睡一天好觉!”
“唉呀,你都睡了三千多年,睡那么长时间作什么?要不是我放你出来,你恐怕还要睡下去呢。”紫衣不在乎,揉着吃撑了的肚子说到:“来,给我演一段折子戏吧,上回那段还没完呢,讲到哪了,那男秀才认出那女子来了吗?”
那烟人恨恨一瞪眼,扭头愤道:“我乃是堂堂东华上君的烟使,一生战功累累,怎可以屈才给你这小娃娃演些苦情折子戏?”
紫衣嘿嘿一笑:“东华上君?那是以前啦。三千年前你做错事情了吧,杀了不该杀的人,仙界贬你下来,埋在这重重雪山之下,被我无意间刨了出来。仙律规定说,谁发现了你,谁就是你的主人,不听主人的话,是要遭天谴的!”
说着,手指了指天,眉开眼笑地看着烟使。
烟使无奈,只好叹了一口气。烟雾袅袅散开,化形成一个秀才模样,在繁华世间寻寻觅觅,似在寻找什么珍贵东西,但终是寻不到,身子骨默然下来,倾刻间脱骨换形,犹如一具行尸走肉,终于不行了,化作白骨坟墓,埋藏于桥边。陡然又出现了一女子身形,伏在坟头哭泣连天,那坟墓突地破土开来,一只蝴蝶翩然飞出,女子亦化作蝴蝶跟随而去。
苏紫衣简直看痴了,只觉得伤心不已。为何那对男女如此命薄,相爱又不能相守,
看得真令人心碎不已。
烟使一曲完毕,抱拳站在空中,看着那哭得不成人形的少女。
“你真坏,为什么不让他们在一起相爱?”苏紫衣恨恨地道。
“人间就是这么演的啊!”烟使无奈,两手一摊道。
“我不管。”苏紫衣叫到:“给我演出让我开心的戏。”
烟使只好演了出小丑戏,又逗得紫衣笑声连连。
不多时,天便暗了下来。
苏紫衣意犹未尽,问到:“难道人间真有这么好吗?”
烟使随口道:“我不知道,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
“真的?!”苏紫衣眼睛一亮,但一想到娘那冰冷的模样,应该是不会同意地吧。于是心灰意冷了下来,拖着身子,朝家的方向走回去了。
不多时回到了家,未敲门,便听得有人说话的声音。
紫衣好奇,凑了过去,只听到娘的声音。
苏辛夷冰冷的声音道:“紫衣已修得仙体,自保有余,也应该让她出去历练了。”
传出一男子的声音,想来便是叶琳琅:“你有什么心思,还瞒得过我吗?紫衣单纯,根本不懂人世险恶,你这样做,不怕会伤害到她?”
苏辛夷的声音冰冷道:“她迟早会知道世间险恶。”
“你想让她变得像你这个样子吗?”叶琳琅突的说出这么一句话。
苏辛夷沉默了。
紫衣正好奇着,苏辛夷淡淡的声音传出来:“我心意已决,你不用再说。”
紫衣暗想,怎么回事。门突的被打开。叶琳琅似乎很气奋的样子,看到紫衣,叹了口气,便气冲冲地跑走了。
苏辛夷招了招手,说到:“过来!”
紫衣乖乖地走上前去。
苏辛夷又笑了一笑,摸摸紫衣的头。
紫衣发现,这天是她见过娘笑得最多的日子。
“娘想让你下山去,去人间历练一翻可好?”苏辛夷说到。
苏紫衣以为自己没听清楚,睁大眼睛望着辛夷。
“可好?”苏辛夷又说了一遍。
“好…好…好!”紫衣生怕她会反悔,连忙点头答应。
想不到紫衣那么快就答应了,苏辛夷心头有点不是滋味。但仍轻声说道:“你此次去的,要先帮娘找一户人家,你要记得,他们家复姓上官,是汴州城最富有的人家。你先想法子混到他们家中去,到时候,我自会有人通知你该做什么,知道了吗?”
苏紫衣一颗心早就飞到人间去了,猛点头。
突得间,额前触及一片柔软。是被苏辛夷拥入了怀间,听得她实实在在的心跳,和淡淡的香气,紫衣心头没由来的一酸。
不是要分开去玩吗,不是应该更高兴吗,怎么会觉得难受呢?
苏辛夷对着紫衣笑了笑道:“此次下山是历练,紫衣要好好照顾自己,不要让自己受到伤害,知道了吗?”
“嗯。紫衣知道了。”苏紫衣答到。
苏辛夷起身,道:“睡去吧,明天就上路。”
正文 003 海边鬼市
TXT 书香中文网电子书网 更新时间:2012-9-3 11:26:22 本章字数:2802
离别来的那么突然。清晨时分,紫衣便被推醒了。
迷糊间被人整理好衣服,从苏辛夷手中接过一个小包袱,便下了山门。
苏辛夷并未送她,只在门口目送那团紫色远远而去。狠心转回头,吱呀一声,门便关上了。
苏紫衣仍在梦中,迷糊间好象娘把自己送走了。一边走,仍一边仍在做梦。突得好像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。回过头来,一团白雪飞向面门,紫衣直直地被DD在雪地里,这下好了,完全清醒过来。
只见自己已是在雪山脚下了。
平躺在雪地上,往上空看去,看到两张脸。
青不悔和青不归两兄妹。
“苏紫衣,你要去哪里?”青不悔是只红色的火狐狸,脾气之暴臊,武力之野蛮,可震压青丘所有小狐狸。若她是只公的还好,可在族中封个武神职位,但她偏偏是只母狐狸,惹得青爷爷为此懊恼不已,生怕不悔将来嫁不出去。
而青不归,是只成天搞东搞西的白狐狸。糊涂的要死,成天研究些稀奇古怪的东西,但涉及到赚钱时,又精明无比。是只爱财如命的狐狸?除此之外,除了偶尔欺负一下紫衣,其它时间,都在发呆。
紫衣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,说:“我娘让我去人间历练。”
青不悔眼睛一亮,忙说到:“带上我,带上我!”
青不归也不甘寂寞,猛点头说:“对,带上我们!”
“不行,你们没有塑成仙体。没有仙体的狐狸不能历练的!”紫衣说到:“你们只是小狐妖,出去遇到危险不能自保。”
一瞬间,青不悔便炸毛了,浑身的红毛发竖了起来。
“哼,成了仙体就了不起了?”青不悔叫到:“我就要看一下,是你厉害还是我厉害!”
说着,一个拳头便砸了上来。苏紫衣奋力反抗,但仍然被震压在地上。无奈啊,明明修成了仙体,都飞升了,换皮毛了,都有人形了,怎么还打不过她?
苏紫衣懊恼地躺在地上,青不悔得意地说:“哼,还不是那么怂。都打不过我。”
青不归却说到:“她才刚修成两天而已,天狐的能力是要慢慢激发出来的。”
“不悔,不归,你们又在欺负紫衣丫头了。”身后传来青爷爷的声音。
紫衣转过头过去,看到青爷爷一手提着不悔的耳朵,一手提着不归的耳朵,两只小狐狸痛得嗷嗷直叫。
“紫衣丫头,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青爷爷惊讶地看着紫衣,那小包袱刚刚一打架,里面的物什散得地上都是。
“我娘让我下山历练!”紫衣老实答到,一边不甘心地朝着两只小狐狸一阵乱踢。现在他们被青爷爷绑着,此时不踢两脚更待何时。
“历练?”青爷爷惊讶,随之又说到:“苏辛夷这丫头还真是狠心啊。你才这么小一点,就让你下山去历练。”
青爷爷胖胖的脑袋看了看地上,只见那包袱里的东西散的到处都是,但无外乎是烧饼馒头等干粮吃食。
“这孩子,只点些干粮就下山去,就算是历练,也没必要这样清苦啊。”青爷爷一皱眉头,从腰间掏出来几样东西,递到紫衣手上去。
紫衣一看,是几片金叶子,中间还有两颗夜明珠。
“这些东西在我们青丘来说不值钱,但是在人间可就值钱了。”青爷爷说到:“要是没钱花,就把这夜明珠拿去当了银子来花,知道了吗?”
“知道了,青爷爷!”紫衣小心地将金叶子夜明珠收到乾坤腰带里去。挥手向青爷爷告别。
青爷爷喃喃道:“唉,这一走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得来啊。”
青不悔一听,挣扎开来,扑到紫衣面前,抱住她说:“苏紫衣,你要小心一些,要是谁欺负你了,你告诉我,我帮你揍他。”
青不归也楱上前来,悄悄递给她一块青色玉环,低声说:“爷爷那点钱不够花,你拿着这块玉环去,只要门牌是青字号的当铺,就是我开的,出示玉环就可以领钱花。但是要省着点花,可别把我的钱花完了。”
没想到这小子想着赚钱,都赚到人世间去了。
紫衣不由地心里一阵感动,正在抽抽噎噎的时候,青不悔巴掌往她头一拍,大叫到:“就这么点出息,肯定要被人欺负死了。”
说着,鼻子一抽,就跑走了。
青不归看了一眼妹妹,说到:“不悔就是这样子,她肯定不想让你看到她哭,就跑走了,好了,你上路吧,多多小心。不开心了,要记得回来。”
紫衣点点头,告别了他们,转过身,往山下走去了。
青丘狐山。
只是坐落在汴州效外二十里路的一座小小荒山包而已。
平凡,不起眼,甚至可以直接忽略它的存在。
当然,这只是外表看起来而已。真正的青丘可是连绵数万里,边幅辽阔无比。
山脚下有一个小村落,住着十几户人家,均是以打猎为生。
措户们猎遍汴州百余里山脉,但独独不敢去猎这座看起来一点也不起眼的小山包。原因很简单,从来就没有人进得去。山包前常年笼罩着浓郁的雾气。顶着雾气闯进去,即使走到脚断,回过头来看,身后的景物依然如旧,而人只是在原地踏步而已。
民间俗称,这是鬼打墙。
起初有几个猎户不死心,带着罗盘香烛甚至狗血污物等避邪圣宝想死闯青丘,但始终无效。
几个青丘小狐狸看不过去了,或许是被烦到了,又或许是被这些猎户不折不挠的精神打动,于是化作青衣仙人,提着小灯,在山前候着。那猎户看了,见仙气环绕,乐声飘飘,顿时惊为天人,忙俯首在地。小狐狸咬文嚼字地装模作样道:“此处为洞天仙地,由不得汝等凡人乱闯进来,从此以后不可再造次,汝等可知了?”
猎户连连点头。回去后,发动全村老小,在青丘山前供起一坐仙台,仙牌上用红底金漆描着四个大字:洞天仙地。每到初一十五便香火不断。狐狸们闲来没事,也会去听听那些人大大小小的牢骚。有大多数人是许愿来的,还是些保佑我今年发大财,隔壁家老李全家死光光等愿望。当然,这些愿望,狐狸们自然是不理的。青丘与人间自是两不相犯,狐狸们也不会吃饱了饭没事干去管闲事。
如此,便相处还算平安。
苏紫衣拎着小包袱下了山。在山脚前掐动指诀,口中念叨一段符咒,再拿出从族长处领来的开山钥匙祭出,山前雾气陡然散开。
此时,青丘仍是大白天。而人界,已是黑夜时分了。
从此地到汴州御风飞行,也不过是弹指瞬间的事情。但苏紫衣偏不。
她刚下狐山,对世间一切都好奇。即使夜里黑灯瞎火,也想感受一下,人间的黑夜与青丘有什么不同。
夜里的空气里都带着静谧的气息。世人均已入眠,沉静,了无人息。但对于夜游,魑魅,鼠精,蛇妖等小鬼小怪,此时正是出来活动时的大好时分。
紫衣一路看过来,越看越新奇。只见那些妖怪三个一群,五个一堆,或独自游走,偶尔路过,看见紫衣,都远远地躲了去。
只因紫衣属仙体,元气比那些小妖们强上百倍不止。那些小妖怪见了比自己厉害的人物,便远远地躲开,生怕紫衣会收了它们,养作驭物,或直接被她吸了元气,以增补元力。
紫衣先是一阵激动,迎上去想与那些妖物们攀谈,但那些妖怪无一不是吓得落荒逃走。如此一来,紫衣只好远远地站在一旁,恍忽间,又回到被其它小狐狸孤立起来的时光。蓦地想起不悔和不归的好,心里头便泛起一股酸水。
猛然间,耳旁传来一声鸡啼声。
不远处一只蛇妖尖叫欢呼:“三更天了,鬼市开了,逛鬼市去了。”
正文 004 老鼠天师
TXT 书香中文网电子书网 更新时间:2012-9-3 11:26:29 本章字数:2941
话间刚落,从路边草丛里突地升起数道淡淡的光影,朝着汴州方向便飞闪而去了。
紫衣不甘落后,忙跟着那些光影御风而去。
远远地看见一座朱色城楼,气势磅礡,宏伟高大。近百米宽,十丈余高。城楼角处飞檐雕龙刻凤,檐角挂着古铜铃铛,被风一吹,发出悦耳铃声。城中亦有士兵守护,身着铠钾,一副雄姿岸然。但细看便知,这些士兵们几乎都半耷拉着眼皮,心思早已夜游而去了。
夜空中,几条光影划过城楼前,转了个弯,远远地往海边庙市方向去了。其中一名士兵被惊醒,惊叫到:“什么人,什么人在装神弄鬼?”
另一名副官样子的将士低声道:“没事,当作没看见吧!”
三更时分,有这些异物很是正常,当作没看见就好了。这新兵没见过世面,大惊小怪。
那新兵只能乖乖听话,刚一转头,一团紫色光芒在空中炸开,像是一朵绚灿的烟花绽放,在面前扫射而过,拖着星光点点的尾巴,美丽至极。新兵惊得目瞪口呆,看向长官,只见长官轻轻摇摇头,只得把惊讶咽回到肚子里。
紫衣随着那几个小妖,飞至一座海边庙市前。
夜色中,波涛轻轻拍在码头边。天空中透出一缕光,从层层黑云中闪射下来,照得这世间更光怪陆离。
庙市里聚集了不少人。哦,不对,人并不多,只有三五个人类穿杂当中,但不是身携飞剑的修真人士,便是和尚道士。除此之外,便是些鬼魅魑魍,妖精怪物。有的妖鬼支了个摊子,卖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。
一只黄鼠狼精化作贼眉鼠样的人形,披着黄色的八卦大袍子,摊前卖着几本蓝皮白底的旧书,书皮上写着乾坤阴阳之法,十八字风水宝典,八柱测字预言。一看便是个算命先生的模样。
黄鼠狼旁边是个身穿黑袍的干瘦老人家。那袍子又黑又肥,将他整个人都被包住了。不仔细看,还以为只是件黑衣堆在那里。那老人家脸上的皱纹比青爷爷还多。头上光秃秃,未长一根头发。但花白的眉毛却垂到脚上去了。紫衣透过他的身体看进去,见其元神是一只玄武老龟。
老龟面前的摊子上卖地尽些药材。淡淡的药香扑鼻而来,有天蚕草,仙雾丹,天河莲,神曲膏之类的珍贵天稀地宝。
正好奇地东逛西逛,突的被一个声音叫住了。
“狐狸姑娘,来这边看看啊。”
那声音又尖又刺耳,笑声比哭声还难听。苏紫衣听得有人认出她的元神,好奇地转过头去,看见一个又矮又瘦的中年男人。那男人带着一只极高的黑帽子,帽子都几乎有他人高,这样一来,才与紫衣持平身高。
如绿豆般大小的眼睛,却闪出狡黠光芒。两条倒八字眉,硕大鼻子下两撇墨黑的胡子。长得比黄鼠狼精还贼眉鼠眼。
原来是一只老鼠天师。
只见他穿着天师服,热情地招呼:“狐狸姑娘,来这边看看。我这儿好多宝贝,包你满意。”
紫衣看了看他面前的摊子上,有一把琉璃灯盏,些许符咒,一些闪着珠光宝气的仙石,还有一些雕兽金器,看样子像是从坟墓里挖出来的,发出一股恶臭尸气。
那老鼠天师抖出一件泛着七彩光芒的羽衣来,贼笑道:“这件衣裳可是从九天织女用凤凰羽尾加上百鸟羽翎亲手制成,您看,华光遍体,美丽非凡,姑娘您长得貌比天仙,配这件衣服再合适不过了。”
紫衣只瞥了一眼,使叫到:“不要,假货!”
那羽衣虽说是各色羽毛制成,但绝对不是出自凤凰的羽尾,更不是出自九天织女之手。因为织女不会有胶水去粘那些杂色重多的羽毛。那羽衣虽说华光四射,但紫衣一眼便看出来,是以法朮渲染制成,不过两个时辰,法朮失效,那些羽毛便黯然失色,四处乱掉。
若穿上这粗制滥造的羽衣,不消两个时辰,恐怕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变成一只掉毛的野鸡。
老鼠天师的笑容在脸上顿时呆滞住了,旁边的玄武老龟不禁嘲弄道:“嘿,叫你这老鼠还敢骗人。”
老鼠天师尴尬地一笑,拿出一只古色桃木盒子来,说到道:“姑娘真是明眼人,那我也不多事了,这里的东西任你挑任你选,包准真货,童叟无欺。”
紫衣瞄了眼玄武老龟,见后者点点头示意可行,于是往那桃木盒中看去。
紫衣伸出素手,一一往那些宝贝身上划过。一边瞄了一眼老鼠天师。
这些宝贝无一不是夺目绚烂,老鼠天师脸上尽是一翻得意色彩。只见众多宝贝里,一颗碧色的珠子黯淡无光,但紫衣素手划过珠子时,明明瞧见老鼠天师眼中闪出一丝紧张神色。
“好,我就要这个!”紫衣伸手,将那珠子挑了出来,拿在手上细细看到。

  0/4   下一页 txt下载

收藏

相关推荐

清纯唯美图片大全

字典网 - 试题库 - 元问答 - 繁體 - 顶部

Copyright © cnj8 All Rights Reserved.